• <listing id="HF43R"></listing>
    <listing id="HF43R"><samp id="HF43R"></samp></listing>

    <xmp id="HF43R"><samp id="HF43R"></samp></xmp>

    <xmp id="HF43R"></xmp>

    <label id="HF43R"></label>
    <option id="HF43R"></option>
    <delect id="HF43R"><button id="HF43R"><legend id="HF43R"></legend></button></delect>
    <xmp id="HF43R"></xmp>

    <label id="HF43R"><dfn id="HF43R"><em id="HF43R"></em></dfn></label>

    <acronym id="HF43R"><option id="HF43R"><div id="HF43R"></div></option></acronym><samp id="HF43R"><option id="HF43R"></option></samp>
    原创

    第7494章-?;ǖ奶砀呤滞8寺?笔趣阁

    昨天你对我百般刁难,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!

    李恪可不是那种圣母婊,别人打你一巴掌,自己还把脸凑过去的人。

    要不是李二下了死命令,他才不会管长孙冲的死活。

    长孙无忌脸上满是尴尬之色,语气缓和了不少,“吴王殿下,怎么说你和我家冲儿也沾亲带故,还请赐尿...”

    “那可不成??!”李恪奸笑着说道:“昨日长孙大人可是在静心园内威风得很,何人不知长孙家几乎垄断了长安城的药材生意?一杯童子尿而已,还怕找不到?”

    “时辰不早了,要是长孙大人找不到药引,那就改日再说!对了,父皇告诉我一个月不许出宫,我只能说句sorry啦~”

    sorry?那是何意?

    长孙无忌心中暗恨,这李恪果真是精于巫蛊之人,说的那些词汇,他竟然完全不明白,可今天要是任由这厮离开,躲在宫内一个月不出,长孙冲可就彻底歇菜了!

    “吴王殿下息怒,昨日是老夫唐突,冲撞了杨妃和您,老夫向您赔罪了!”

    长孙无忌对着李恪深深一拜,毕竟他只有长孙冲一个男丁,古人有罪,无后为大,他也顾不上司空的颜面。

    司空府的人更是对李恪怒目而视。

    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帅哥???是我让他求我吗?”

    长孙无忌见李恪心中不喜,立马训斥众人道:“你们都出去!别惹吴王殿下不快!”

    下人们离开后,都忍不住骂着李恪。

    “这厮太过装杯!不知道咱们长孙家垄断了长安城多少生意么?”

    “人家是皇子,不过他们也要吃喝拉撒,以后咱们家大人肯定报复他!”

    “在长安城,得罪了咱们大人,还敢来司空府装杯,等着受死吧!”

   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长孙冲,此时像只煮熟的龙虾,蜷缩在床上,弱小,可怜,又无助。

    甚至连大小便都要下人服侍,尤其是见到李恪走进来的这一刻,竟然直接尿了!

    不知是出于心中的恐惧,还是恰好尿意来袭,反正长孙无忌是彻底将脸丢了个尽。

    “咳咳...令公子这个状态,我很难医治啊,何况没有童子尿,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?!?/p>李恪脸上一副为难的样子,那表情充满真挚,若不是昨日刚和长孙无忌起了冲突,后者肯定就信了。

    “吴王殿下,您大人有大量,我这一把老脸今天就拉下来了,恳请吴王殿下赐尿救救我家冲儿!”

    李恪心中并无动摇之意,历史上他和长孙无忌可没有仇怨,后者还是为了让李治上位将他诬陷致死,现在两人已经有了芥蒂,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长孙无忌会因为长孙冲获救,跟他相安无事。

    “咳咳,长孙大人啊,你平时买药不花钱么?”

    混账东西!

    长孙无忌心中大怒,花钱买尿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,他的脸面何在?

    何况还是他最憎恨之人的尿!

    “长孙大人,你要是为难就算了...我这人有个毛病,看不到值钱的东西,就尿不出来,时辰不早了,存孝,皮卡丘!回宫!”

    “吴王殿下且慢!”长孙无忌慌乱之中差点跌倒,就算是花钱买尿,也要救自家儿子??!

    “您开个价格吧!”

    “长孙大人是皇亲国戚,跟我也沾点亲戚,给你打个九九折,五百两银子!新鲜出炉的童子尿,配合我的医术,肯定让令公子药到病除!”

    五百两银子买尿?

    长孙无忌只觉得一股急火攻心,整个人差点晕过去,但他还是尽量保持着镇定。

    “好,五百两银子!管家,拿五百两银子进来!”

    司空府的管家不敢多问,即刻将钱凑齐,都是打磨的方方正正的银元宝,可见长孙家财力的雄厚。

    “吴王殿下,现在可以救人了么?”

    李恪见钱已经到手,也没有了继续戏耍对方的意思。

    “咳咳!长孙大人,请你回避一下?人太多,在下可尿不出来??!”

    懒驴拉磨屎尿多!

    长孙无忌甚是无奈,不过他还是留了个心眼,“吴王殿下,一会医治冲儿时,务必让我在??!”

    “没问题!”

    李恪心中乐开了花,既然想看你儿子喝尿的样儿,那老子就满足你!

    长孙无忌走后,李恪拿着房间内的月光杯,这可是西域进贡给李二,后者赏赐给长孙无忌,不过现在却成了夜壶。

    “呲~”

    一大杯新鲜的童子尿已经出炉,“长孙大人!快进来了,待一会儿尿凉了,可就没功效了!”

    长孙无忌听闻立马惦着小碎步进来,额头上还有些汗珠,“还请吴王殿下赶快为我儿医治!”

    看着夜光杯里的童子尿,长孙无忌差点昏死过去,那可是陛下所赐,代表着长孙家的荣耀啊,竟然被立刻当成了夜壶!

    “这是欺君之罪,待冲儿好后,我一定要将此事禀明陛下!”长孙无忌嘴角闪过一丝冷笑。

    “长孙大人,还是由您亲自喂令公子吧?!?/p>李恪自然不会伺候长孙冲,让当爹的喂儿子喝尿,岂不是大快人心?

    长孙无忌倒想叫个下人过来,可对方的嘴一旦露了,那长孙冲以后可就没脸在长安待着了!

    无奈之下,长孙无忌忍住心中的恶心拿着一大杯童子尿坐在了床头。

    “大郎,喝药了~”

    李恪带着笑容看向长孙冲,后者只觉得十分恐怖,尤其是对方脚下的黄皮子老鼠,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!

    “吴王殿下,还请你不要随意叫喊!”

    “sorry,sorry,你们喝尿,哦不,你们喝药!”

    长孙无忌气得拿着夜光杯的手都颤抖起来,“冲儿,喝了以后,让吴王殿下为你医治!韩信连胯下之辱都忍了,你这算什么?”

    长孙冲不停摇头,那杯黄尿,腥臊无比,何况还是李恪所处,让他喝仇人的尿,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!

    “大郎,喝药了~”

    这句话如同魔音灌耳,在长孙冲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,可长孙无忌顾不得那么多,不喝儿子就得死!

    “咕嘟,咕嘟!”

    一大杯童子尿全部被灌进了长孙冲口中,后者更是气得翻白眼,直接昏死过去!


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nanchangn43.cc/txt/192894/60804428.html

    精美评论

    Comments

    田硕
    他或许不会说太多爱你的话,
    五年

    不管曾经是一场多么美好的邂逅,

    与春风
    翻着翻着也就没了。
    李科展
    也没有比服侍它更快乐的事了。

    热门推荐:

      第十五章 你不觉得丢人吗?-修真弃少叶辰肖雯玥原型-笔趣阁 516、路要一步一步走,车要一点一点开-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郑拓的前世-笔趣阁 第7494章-?;ǖ奶砀呤滞8寺?笔趣阁